广告位置
减肥 RSS
热门关键字:  医疗科技   华裔警察   美人鱼   体奥动力   智慧城市   自动驾驶   白杰品股   地铁项目   皇冠足球投注开户   皇冠足球开户  
相关减肥文章
赞助商链接
广告位置
 
当前位置 : 主页 > 产品展示 >

声援华裔警察梁彼得的华人-大洋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来源:http://dy17u.cn 时间:2016-04-20 15:59 浏览:

当地时间2016年2月20日,美国纽约,华人举行游行,声援被指控枪杀非裔男子Akai Gurley的华裔警察梁彼得,要求公正对待。 (CFP/图)
 
2016年2月19日,周五晚上,田纳西州纳什维尔市。40岁的阿超下班归来,开始了另一场工作——这一周,每天晚上他都活跃于社交媒体,有时睡眠时间低至4个小时。今晚,是他最后一次在黑夜战斗,陪伴他的是坎伯兰河畔的夜空。
 
正在此时,北方1000公里外,一辆车从威斯康辛州麦迪逊市驶出。车里坐着同样中年的蒋勇,作为三家公司的老板,他也刚刚结束一天的奔忙。前方还有三个小时的车程,他才能够抵达芝加哥。
 
东北1400公里外的纽约,此刻华灯初上。28岁的邓丽仪走过西班牙人群居的社区。她对黑夜里的西班牙人并没有太多好印象,然而此刻快速的心跳,却不是因为随时潜在的危险。
 
他们都在为第二天的一场活动做着准备。这场在美国华人圈被称为“220全国大游行”的活动,2月20日席卷了美国40多个城市,从东海岸到西海岸,从五大湖到墨西哥湾。
 
一场裁定的是与非
 
十天前的2月11日,是中国农历大年初四。居住于康涅狄格州的燕女士微信上跳出一个消息,令她新年的喜庆心情消失全无。消息来自一个名为“凝聚华人力量挺梁过春节”的群,这个群的首创者是被她称为“挺梁四君子”之一的在美华人吴一平,而消息的内容,是梁彼得被大陪审团裁定为过失杀人罪、渎职等5项罪名成立,最高将面临15年监禁。
 
梁彼得是一个美国华裔警察。2014年11月,担任警察不到两年的他在巡逻一栋纽约布鲁克林危险建筑时,在黑暗且骚乱的环境下扣动了手枪扳机,子弹经墙壁反弹后意外击中一名非裔男子,致其死亡。
 
裁定5项罪名成立的消息引起了群里一片激愤。而燕女士看到消息的第一感觉,是“很不平、觉得不可思议”。她此前听闻过数起反响相当大的警民冲突事件,很多白人警察掐死、甚至当面打死黑人都没有被警察局起诉,尚在实习期、因为意外杀人就要承担如此后果的梁彼得显得“太不一样、太不公平了”。很快,她为这种不公平找到了原因,此前出现过的数起警察枪击黑人事件已经引发了警民关系紧张,梁彼得被认为不过是一只消弭危机的“替罪羊”。
 
与她有同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生活在纽约的邓丽仪在同一时间关注到这个消息,当听闻梁彼得最高面临15年监禁的重刑时,她的反应不仅是吃惊,更多是气愤。“之前其他的警察更暴力对待疑犯,但是从警察局拍拍屁股没事就走出来……为什么?因为是个中国人警察(注:梁彼得应为华裔警察)!所以够胆这样不公正地判罪。”
 
邓丽仪决定用行动为梁彼得鼓呼,她开始着手准备请愿信,征集签名,并计划将信寄给法官和律师,争取“公正的审判”。同时,“凝聚华人力量挺梁过春节群”里的激愤很快传递到各个华人群体,并在社交媒体上不断发酵。
 
也有人抱着不一样的看法。在华尔街工作的Jim,此时在微信上看到了与梁彼得相关的文章。他的第一反应也是觉得非常不公平。在他看来,既然梁彼得不是故意杀人,就不该承受如此裁定。但是,当他仔细阅读了相关报道之后,有了不一样的想法。“我觉得梁警官是个阿斗。”
 
Jim这样解释了他的“阿斗”说。他觉得梁警官是一个无能的警察,没有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就在住宅区里乱开枪,以至于直接夺走了一个无辜平民的宝贵生命。更令Jim感到遗憾的,是梁警官在法庭上“很差很差的表现”。在他看来,那简直是华人的耻辱。“他从来没有向黑人受害者道歉,而且可能说假话,陪审团也不信任他,肯定把他当坏蛋。”
 
改变看法的,不仅仅是Jim一人。第一时间知道消息的燕女士,开始深入思考这桩案件背后的原因,之前未考虑过的因素一一闪现——为什么让一个技术不过关的警察上岗?为什么要派两个新警官去危险地带?这些系统缺陷该由谁来埋单?
 
邓丽仪却一直坚持了当初的看法。她关注了一个叫“Civil Rights”的公众号,因为那里可以得到最新的关于梁警官事件的资讯。这个公众号,是一个海外华人的微信维权平台,梁警官事件发酵之后,它开始组建各地的微信群。与此同时, “凝聚华人力量挺梁过春节”群也发展出了2群、3群……在这些新建的微信群里,人们开始讨论如何组织游行。最终的“220全美大游行”计划就在这一个个微信群里被酝酿了出来。
 
开始质疑的燕女士,改变观点的Jim和热心维权的邓丽仪,带着各自的想法,在2月20日这天齐聚在了纽约的华人集会现场。
 
“会哭的孩子有奶喝”
 
家在威斯康辛州麦迪逊市的蒋勇是当地一个侨团的领袖,在他的描述里,麦迪逊是一个“很小的大学城”。27万人口的小城市里居住着1万余华人,此次却没有组织出声援梁彼得(下文简称“援梁”)的活动。
 
蒋勇觉得这是一个“意外”的遗憾,他原本已经在计划组织一场本地活动,却被告知2月20日那天要去芝加哥开两场会。他曾试图过联系其他侨团,促成当地援梁活动,然而其他侨团的反应确是“淡淡的”。于是他只得报名参加了芝加哥的集会。
 
对这种淡漠,蒋勇表示理解,“这儿的华人普遍生活不太稳定,他们更加着眼于自己的小日子过得是不是顺手,其他事情没有能力顾及,所以这个事情不怎么热心。”
 
在美多年的蒋勇,对中国有很深的感情。2008年听闻汶川地震,他着手组织义卖和捐款,把母亲珍藏的剪纸都变卖捐献了。提起在美华人,蒋勇的情绪又很复杂。他痛心于华人的隐忍和不团结,但有人从中国新到麦迪逊,他会不遗余力地提供各种帮助,就像自己刚到美国时老一辈华人帮助自已一样。在他看来,这次全国性的集会游行活动,最大的意义是给了美国华人聚在一起统一行动的机会,让美国知道“我们不是可以随便捏的族群”。
 
结束集会后从芝加哥驱车赶回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蒋勇的声音沙哑又疲惫,却似还带着白天的高昂和激动。他说过去黑人经常抢劫华人,因为华人“有现金、不带枪、也不危险”。后来几个华人“奋起反抗用枪击毙几个黑人”,整个华人圈生活都安稳多了。“不是说赞成暴力,在美国这样一个社会,必须按它的准则和情况进行运动,不然只能被不停地压榨,不停地压榨……”
 
“美国这里就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喝”,此时,田纳西州纳什维尔市的阿超,也刚刚在微信上讲述完属于他的援梁故事。40岁的阿超是纳什维尔集会活动的组织者,白天的集会是他近一个星期以来夙兴夜寐的劳动成果。在他看来,集会援梁是行使作为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只有从自己做起,努力发声,才可能改善华人“乖乖仔,一贯容易被欺负”的状况。
 
“权益”一词,是2月20日参加援梁活动的在美华人常常提到的字眼。对这个词的解读,却有着微妙的不同。在蒋勇和阿超看来,“权益”反映为华人的形象;在燕女士看来,“权益”更多是一种平等与地位;而在Jim看来,这个词的意义要具象得多。
 
“从来没有过华人总统、副总统、国务卿、最高法院法官等等。这是明显的种族岐视。按人口比例,早应该有华人最高法官了。”Jim很在意华人是否能占据这些社会最上层的席位,因为这样才会有人“帮着我们说话,争取利益”。Jim在华尔街从事金融工作,他的朋友圈里满是分析税改、资本管制、收入差距等概念的长文章。
 
28岁的邓丽仪精力充沛,工作之外还要兼顾两份兼职和义工活动。喜欢做义工的她常常说维权,但想法却简单得多。援梁活动对于她来说就是一种打抱不平,“我为人比较热血,比如在地铁上看到别人欺负妇女,我会站出来那种。”而这次她最强烈的动力是“爱国”,这个国在她心目中指中国——尽管她10年前高中毕业就到了美国,如今已经是美国公民。“这时代美国对华人不公平,我是最看不过眼。我尽管入了美国国籍,护照永远不会改英文名,因为我觉得我是中国人。是真的。”
 
“几万人的集会,竟然能不留垃圾”
 
2月20日的纽约,天阴无雨。这一天有数万华人聚集于这座城市的布鲁克林区——梁彼得误杀事件的发生地。
 
这些华人中很多从附近的州赶来,比如从新泽西州矮山镇租大巴前来的May。May到达布鲁克林的时候,已经是11点,那时布鲁克林的公园已经聚集了上万人,还有不断的人潮涌入。“我都担心是不是地方不够要炸”。但是拥挤并没有让May感到过多不适,相反,她觉得“特别振奋”。因为过去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人参加集会,也没见过那么多标语,是“排山倒海的感觉”。
 
邓丽仪同样觉得“特别振奋”。梁彼得的妈妈发言时,她甚至有想哭的感觉。那一天的邓丽仪是现场义工中的一员,这群义工维持秩序、发放标语、收拾垃圾,获得了很多人的好评。
 
阿超来到美国是在2005年。之前,他曾参加过中国国内的反日大游行。“具体抗议什么我记不清了。后来看报道说我们国人把很多日本汽车,店铺给打砸了。”此次援梁集会前,他也曾参与过其他的美国集会游行活动,在他的印象里,美国的活动还有一个特征是“相对平静得多。”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平静?他觉得,这是法治社会的结果。任何人触犯法律都会得到应有的惩罚,所以集会活动大家自然要按照规矩办事。“法治健全,大家都习惯了,也就没有过多问题。”
 
May在回忆集会现场时,对其高度的组织性印象深刻。“武装得很专业,总动员很清楚,包括告诉大家喊什么话,诉求是什么。强调不能把黑人放在对立面,他们也是受害者,我们反映的应该是美国体制问题。”
 
而人群离去后会场的整洁,更是令她感慨不已。当日从康涅狄格州赶往纽约集会现场的燕女士也同样对会场的整洁印象深刻。尽管素昧平生,她们二人却有一个共同经历——1999年北约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后,尚未赴美的她们都参与了国内的游行。May已经不太记得当时的细节,只是感慨“因为中国人比较随便嘛。这次中午吃饭时段,几万人的集会,竟然能不留垃圾,素质真是高啊。”
 
作为义工忙碌一整天的邓丽仪,对当天的集会非常满意。此前她所在的纽约地区义工微信群就一直在讨论集会相关的具体事宜:如何派发签名信、如何配合各单位、如何印标语牌等。有的热心人自己建了微信群来动员大家加群并参与集会,义工们与这些群主保持沟通,如果群主同意他们的方案,就会把这些行动的详细方案告诉群里的参与者。
 
尽管有这样较为有序的组织架构,邓丽仪却更愿意将这次的良好面貌归于大家“做个优秀好榜样”的意识,因为“之前国人在国际印象中不太好,我们都知道要改善这些问题”。此前,吴一平曾经号召大家“在世人面前呈现最优素质和最佳状态”。在邓丽仪看来,这句号召被践行得非常好。
 
相比于“意识”,燕女士更倾向于相信这种成果来自良好的前期组织。“口号标语都再三斟酌过”,燕女士在她所在的微信群里旁观了整个前期准备过程,她说,吴一平为此还成立了好几个小群,包括媒体宣传群、社区领导人群、义工群等,大家在群里都有过争论,最后做到了求同存异。而伊始的“凝聚华人力量挺梁过春节群”也发展到了10个,汇集了纽约集会的一些积极人士。
 
2月20日当天,除了事发地的纽约,美国还有40多个城市出现了华人的集会游行活动。无论是芝加哥的蒋勇,还是纳什维尔的阿超,对活动的印象里,都有“秩序”、“整洁”这些词。
 
阿超是纳什维尔地区集会的组织者。他加入了“2·20”全国游行组织者总群,这个群的成员是各个城市的游行集会活动组织者,有的之前就组织过类似活动,他们的经验通过这个微信群传播给了各地的组织者们。“大家互相讨论,一些大城市还有律师帮助他们核对文字及方法”,阿超介绍说,从全国看,微信群分两级结构,总群和地区群。总群聚集各地组织者,而地区群则有一定自主性。纳什维尔的地区群分两种,一种只有组织者和义工,主要讨论具体细节工作;另一种群除了组织者和义工之外,还包括所有愿意参加活动的人。阿超所说的微信群,首创者是天天,他对天天的描述是一名“全国负责人”。
 
正是因为这个“全国负责人”,阿超与援梁活动结下初缘。“天天开始建立微信群召集全国各大城市开展活动时,我被朋友拉入了这个群。然后,开始了解这个活动。”
(责任编辑:大洋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推荐减肥文章
赞助商链接
广告位置